比起被鲨鱼攻击而死亡,你更有可能死于脚踏车车祸,雷击或被短吻鳄或熊攻击。

美国总统不喜欢鲨鱼

2013年7月4日,在川普就任前,他以一种忽视与表面上的尊重态度向大众宣布  “对不起,各位,我不是鲨鱼的爱好者,但别担心,在我们走后它们会在我们周围很久。”

两分钟后,他补充道 “也许除了世界上的输家与仇很者外,鲨鱼是在我名单的最末位!”

在星期五,色情片演员 - 史蒂芬妮‧克莉芙德在一个访谈后,提供了更多关于川普感受的细节。

克莉芙德,她的艺名是史多美‧丹尼尔,她在访谈中宣称曾与川普在2006年年有婚外情,她告诉的InTouch杂志,他对探索频道的年度鲨鱼周特别感兴趣。

“他对鲨鱼感到困扰”  她说道 “并且非常惧怕鲨鱼。他曾经说 : 我捐钱给所有慈善团体但绝不捐给鲨鱼保育组织我希望鲨鱼全都死光光。”

总统的惧怕是不成比例的

在2016年,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计画指出,全世界共发生了84起鲨鱼攻击事件,包括四起死亡事件(皆非发生于美国)。根据国家安全委员会,比起被鲨鱼攻击而死,你更有可能死于脚踏车车祸,闪电,被熊或短吻鳄攻击,狗咬,烟火,龙卷风,被黄蜂或蜜蜂叮咬,法律执行,从床上跌落或是一颗小行星。

“比起全世界的鲨鱼,更多人在纽约市地铁被人类咬,」温哥华西门菲沙大学的生物保育学家大卫‧须夫曼在推特上写道「鲨鱼不是人类的威胁。事实上,由于鲨鱼提供了重要的生态系统服务,比起没有健康鲨鱼数量的状况,人类在有健康鲨鱼数量的状况下会更好。”

海洋提供了人类数千年来的食物,当鲨鱼不在海洋里,海洋将不再健康。把顶尖掠食者从食物链顶端拿掉就像从晚餐桌切掉一支桌脚,将会破坏所有的平衡。

一只小头睡鲨,从加拿大出发。 Photograph: Paul Nicklen/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Getty Images

如果鲨鱼不制衡其他动物,那些动物会消灭自己的食物来源,反过来会造成奇怪且不健康的状况。没有了自然的竞争,一个生态系统将会在优势物种间摆荡。在那之后,优胜者不会是人类而是那些能在海底兴旺的物种,如藻类与水母。

人类一年杀死了一亿只鲨鱼,误捕或是为了鱼翅。经过了多个世代,鲨鱼的数量在没有获得很多公共关注下逐渐减少,部分归功于他们骇人听闻的描写,其中包括了鲨鱼周。

“ 如果一个人从鲨鱼周获得了所有有关鲨鱼的的事实,那么对于他们感到恐惧与反对保育就不会感到惊讶了。” 须夫曼说道。

星期五在国会山庄,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康乃迪被问到有关川普的言论他婉拒了做特定的评论但反问 “他没有诅咒鲨鱼,对吧?”

大克佩尔岛的大堡礁,一只须鲨在吃一只点纹斑竹鲨。 Photograph: Reuters

鲨鱼并非杀人不眨眼。他们从铁砧头状的潜伏者到以植物为食的佛罗里达种到某些伪装成伏击地毯的种类都有。渐渐地,生物学家观察到一些个别的鲨鱼有独特的行为,包括鲸鲨与大白鲨。

鲨鱼有社交生活,尽管是神秘的。他们有第六感,一些以大规模的群体生活,有些许可能活得比美国这个国家长久,经历了国家的建立,南北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与川普的当选。

在这方面,总统有认知一个重点:鲨鱼有生存的诀窍他们是否能活下来还有待观察。

文章来源: www.theguardian.com;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