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被鯊魚攻擊而死亡,你更有可能死於腳踏車車禍、雷擊或被短吻鱷或熊攻擊。

美國總統不喜歡鯊魚

2013年7月4日,在川普就任前,他以一種忽視與表面上的尊重態度向大眾宣布:「對不起,各位,我不是鯊魚的愛好者,但別擔心,在我們走後牠們會在我們周圍很久。」

兩分鐘後,他補充道:「也許除了世界上的輸家與仇很者外,鯊魚是在我名單的最末位!」

在星期五,色情片演員—史蒂芬妮‧克莉芙德在一個訪談後,提供了更多關於川普感受的細節。

克莉芙德,她的藝名是史多美‧丹尼爾,她在訪談中宣稱曾與川普在2006年有婚外情,她告訴InTouch雜誌,他對Discovery頻道的年度鯊魚週特別感興趣。

「他對鯊魚感到困擾」她說道。「並且非常懼怕鯊魚。他曾經說:『我捐錢給所有慈善團體但絕不捐給鯊魚保育組織。我希望鯊魚全都死光光。』」

總統的懼怕是不成比例的

在2016年,佛羅里達大學的研究計畫指出,全世界共發生了84起鯊魚攻擊事件,包括四起死亡事件(皆非發生於美國)。根據國家安全委員會,比起被鯊魚攻擊而死,你更有可能死於腳踏車車禍、閃電、被熊或短吻鱷攻擊、狗咬、煙火、龍捲風、被黃蜂或蜜蜂叮咬、法律執行、從床上跌落或是一顆小行星。

「比起全世界的鯊魚,更多人在紐約市地鐵被人類咬,」溫哥華西門菲沙大學的生物保育學家大衛‧須夫曼在推特上寫道「鯊魚不是人類的威脅。事實上,由於鯊魚提供了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比起沒有健康鯊魚數量的狀況,人類在有健康鯊魚數量的狀況下會更好。」

海洋提供了人類數千年來的食物,當鯊魚不在海洋裡,海洋將不再健康。把頂尖掠食者從食物鏈頂端拿掉就像從晚餐桌切掉一支桌腳,將會破壞所有的平衡。

一隻小頭睡鯊,從加拿大出發。 Photograph: Paul Nicklen/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Getty Images

如果鯊魚不制衡其他動物,那些動物會消滅自己的食物來源,反過來會造成奇怪且不健康的狀況。沒有了自然的競爭,一個生態系統將會在優勢物種間擺盪。在那之後,優勝者不會是人類而是那些能在海底興旺的物種,如藻類與水母。

人類一年殺死了一億隻鯊魚,誤捕或是為了魚翅。經過了多個世代,鯊魚的數量在沒有獲得很多公共關注下逐漸減少,部分歸功於他們駭人聽聞的描寫,其中包括了鯊魚週。

「如果一個人從鯊魚週獲得了所有有關鯊魚的的事實,那麼對於他們感到恐懼與反對保育就不會感到驚訝了。」須夫曼說道。

星期五在國會山莊,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約翰‧康乃迪被問到有關川普的言論。他婉拒了做特定的評論但反問:「他沒有詛咒鯊魚,對吧?」

大克佩爾島的大堡礁,一隻須鯊在吃一隻點紋斑竹鯊。 Photograph: Reuters

鯊魚並非殺人不眨眼。他們從鐵砧頭狀的潛伏者到以植物為食的佛羅里達種到某些偽裝成伏擊地毯的種類都有。漸漸地,生物學家觀察到一些個別的鯊魚有獨特的行為,包括鯨鯊與大白鯊。

鯊魚有社交生活,儘管是神祕的。他們有第六感,一些以大規模的群體生活,有些許可能活得比美國這個國家長久,經歷了國家的建立、南北戰爭、兩次世界大戰與川普的當選。

在這方面,總統有認知一個重點:鯊魚有生存的訣竅。他們是否能活下來還有待觀察。

文章來源: www.theguardian.com; 閱讀全文